徐冰是誰?
前陣子在北美館網站看到時,腦袋馬上打了個大問號?
後來老師推薦要來看這展覽,才發現這裡真是個寶庫啊~

徐冰被視為中國當代最重要藝術家,此次為他首度的回顧展,集結了自1975年以來的重要代表作,
從傳統木刻到裝置藝術、無法辨識的假字到文盲可識的標誌符號,寫生風景到文字語言,
作品包括版畫、紙上作品、行為藝術、大型裝置計畫等。

徐冰堅信,傳統必須激活,才可能在當代形成意義。
他更期許中國文化界「用中國的思想方法、文化態度、世界觀,結合其他優秀文化,尋找新的文化方式。」




|天書 Book from the Sky  1987-1991

天啊!竟然有這種書

徐冰忙完碩士畢業展後,即展開《天書》的創作準備工作,
對於天書他有幾個很明確的想法,
1.這本書不具備作為書的本質,所有的內容是被抽空的,但它非常像書。
2.這本書的完成途徑,必須是一個「真正的書」的過程。
3.這本書的每一個細節,每道工序必須精準、嚴格、一絲不苟。

天啊!他竟然做到了
為了《天書》徐冰共造了4千多個假字,這些假字有著漢字的型式、造字規律,
但卻沒有一個字是我們所謂的真文字,甚至有編輯想請徐冰送一頁天書作為蒐藏。

他自己對《天書》的詮釋是,「就是有一個人,用了4年的時間,做了一件什麼都沒說的事。」
看似什麼都沒說也不能讀的《天書》,不但擾動觀者對中國及其傳統的反思,
引起西方學術界熱烈討論,更讓文史哲學者為它寫下許許多多的詮釋和論述。
而隨著《天書》的海外展覽,也讓徐冰在1990年代期間成功地踏入國際藝壇。















|爛熳山花 1975-1976,徐冰認為這是他第一件關於「書」的作品。

《爛熳山花》是以手工製作的油印文藝刊物,每期印製500冊,
刊物上的木刻版畫插圖是徐冰所作,文字帶有共產黨政策宣導的意味。
這讓我想到現今的獨立刊物、Zine,單純樸質地創作及表達意念。



|五個複數系列  Five Series of Repetitions  1986–1987

通常我們所見到的版畫作品,都是印製完成的作品(上圖),
但這件作品(下圖),開始於沒有任何雕刻痕跡的全黑色印刷,
到最後剔除紋路的空白印製,全在同一塊木板上發生,
他將每階段印製的過程,用視覺化的方式呈現,目睹一段歷程。
以創作展現時間的更迭,更預示了中國農村土地因改革開放將面對的變遷。







|蠶花與蠶系列作品  Silkworm Series  1994–2001


關於文字,「轉話」是個很有趣的作品,
不同語言之間,是否可能真正轉換,可轉換的程度又是如何?
從一篇中文開始,先譯成英文,英文譯成法文,法文譯成俄文,
繼續轉譯至德文、西班牙文、日文、泰文,再從泰文譯回中文。
最後,將前後兩篇中文做對比,看看與原文的出入有多大。

對於翻譯這件事,你覺得可信度有多少呢?

導覽人員問我們覺得與原文有差異嗎?
現場大部分人都回答跟原文不同......但我們答錯了!
實驗結果,原文和翻譯後的中文其實內容都一樣。
因為只要文章內容字句斟酌、結構嚴謹完整,翻譯後的內容差異就不大。




|煙草計畫  Tobacco Project  1999–2011
















|何處惹塵埃?  Where Does the DustItself Collect?  2004




|英文方塊字書法與教室  Square Word Calligraphyand the Classroom  1994–2012

徐冰初到美國,面對不熟悉的英語,他感到有點挫折。
「你的思維能力是成熟的,而說話與表達的能力是幼兒的⋯⋯
你是受尊重的藝術家,但在那個語境裡,在這一點上可以說是一個文盲。」

東西方的文化衝擊,讓他異想天開的將中文和英文硬是弄在一起,
把展場改為書法教室,製作「英文方塊字書法」教科書和「英文方塊字教學」綠影帶,
在熟悉又陌生的轉換中,挑戰舊有概念,打開更多思維的空間。







|A, B, C...   1991



|念念看!左到右!這幾個字是什麼意思呢?



|魔毯  Magic Carpet   2006–2009



|地書  Book from the Ground   2003–2014

《地書》展出的現場,模擬了徐冰在紐約的工作室,
這是個工作中的現場,因為《地書》計畫能仍進行中。
透過各種管道,蒐集、整理、研究世界各地的標識語言,
過程中徐冰堅持一項原則,「不做任何主觀的發明和編造,
因為合理的書寫系統大多是約定俗成的結果。」
這項原則與20多年前的《天書》完全不同,

2年前徐冰用各類標識語言及符號寫成一本書《地書:從點到點》,
內容描述一位上班族一天24小時的典型生活,
書中沒有一個傳統文字,但具有當代生活經驗,就能讀懂這本書。
當時在誠品書店看到時,心想這是什麼怪書,對我來說根本就是“天書”,
而現在想拜讀這本《地書》,似乎也有如登天了!















|讀風景—《文字寫生》系列  Landscript   1999–2013




|背後的故事  Background Story  2004–2014
在館內導覽前,我還沒意識到正反面是同一件作品,
山水畫的背後竟是廢棄物、異質材料的拼貼組合。
《背後的故事》系列作品會因展出地點而有不同創作,
北美館的第16號作品是根據故宮館藏《煙江疊嶂圖》製作。

「人不免會被事物的表象蒙蔽,只有努力找尋隱藏其下的真相,才可能探究其不為人知的深層內在。」


  









|鬼打牆  Ghosts Pounding the Wall   1990–1991

《鬼打牆》是一件由巨大拓片連接而成的巨型作品,
在長城工作近一個月,拓印了一個烽火台的三面和一段城牆,
徐冰將「拓印」作為一種記錄手段,有別於影像記錄,
拓印可以和真實的歷史之物,直接進行實際的接觸。

當時有保守派藝評家以「鬼打牆藝術」批評《天書》,
對此,徐冰索性用「鬼打牆」作為拓印長城的作品名。
















|導覽手冊看得出藝術家對於「書」的重視。

以紅線車縫裝訂,排版簡潔乾淨,文字內容豐富,
完整介紹藝術家的創作歷程,以及作品的起源、構想、創作、歷程、省思、影響等,很精彩!
本篇文中的部分內容摘自於導覽手冊,以及現場導覽人員的介紹。




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.。
徐冰 回顧展|臺北市立美術館
時間:2014/01/25 - 2014/04/20
地點:一樓1A~1B
地址: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
官網:www.tfam.museum


創作者介紹

。CHIU。

Ch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